您现在的位置:暮紫资讯>> 文化 >> 陈方安生炮制民调数据!调查结论把我逗笑了……

陈方安生炮制民调数据!调查结论把我逗笑了……

安森·陈(Anson Chan)回答,“我一年去几次美国?香港和我有什么关系?”

呵呵,面子是好事,但不幸的是...

然而,陈方安生在一点上是对的。她确实每年去美国很多次。早在今年3月,她就突然以“应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邀请”的名义前往美国,并全力向白宫官员、参议院和众议院“唱衰”香港。她还公开告诉美国副总统伯恩斯,“美国完全有权要求美国干涉香港内政。”

西方反华势力插手香港事务的爪牙最近开始讨好西方“主人”。就在两天前,她炮制了所谓的民意调查数据报告,并提交给西方议会,作为“香港真实民意”的参考,试图继续影响西方政客在香港对中国的政策。

所谓的民意调查数据现已公布在“香港市民实务训练基金”的网站上。安森·陈(Anson Chan)是该基金会的创始人之一,所谓的“香港青年意见调查”是由“香港独立”学者钟姚婷领导的“香港意见研究所”利用幕后黑金创作的“作品”。

(左起第二和第三位:陈方安生女士,一位“民主女性”和钟姚婷,一位香港独立学者)

他们的报告结果显示,只有当香港青年的要求得不到回应时,他们的情绪才会开始集中在对前线警务人员的挑战和抗拒上,他们才能以民间暴力对抗机构暴力。此外,从他们的调查数据中得出的结论更加滑稽。结论是:

百分之九十的香港青年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行政长官、中央政府和警察是导致治理危机的最重要因素。大多数年轻人认为警察过度使用武力。超过60%的年轻人支持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并完全撤回该法案。香港青年的不满主要是基于对政府和制度的不信任,以及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而非房屋或经济因素。

(香港公民实用培训基金网站上的所谓“调查数据”)

特别是调查结论的最后一句话:「香港青年的不满主要是基于对政府和制度的不信任,以及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而不是基于房屋或经济因素。」这真的让我笑了...

好吧,让我们看看这幅画:

这是一个普通香港年轻人的家庭:祖父母、父母和四个6个月到14岁的孩子住在一个10平方米的房间里。

这是典型的香港家庭情况!

快看。这就是所谓“香港青年的不满不是房屋或经济因素”?这就是所谓的科学严谨的方法,将电话调查和沟通会议结合起来得出调查结论?

然而,钟庭耀领导的“香港民意研究所”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位“民主女性”如此喜欢姚婷,以至于她毫不犹豫地将一大笔钱委托给他进行所谓的民意测验。看看“钟石民意测验”中的“前世”,你会看到一切!

事实上,在香港人眼里,61岁的钟姚婷和他的“钟民意测验”早已臭名昭著。这不是钟庭耀第一次协助反对派利用“民意调查”来煽动市民仇视政府,煽动市民“反对中国和香港”。早在2003年,罗伯特·钟本人就首次承认他的“民意测验”得到了美国民主基金会的财政支持。此后,其勾结外国势力操纵和利用“舆论”摧毁香港的行为变得更加明目张胆,并逐渐成为外国反华势力的傀儡。自2012年以来,钟姚婷在许多立法会选举中一直是反对派的“帮凶”,利用“民意测验”为反对派谋取利益,并批评香港。

“钟氏民意测验”经常被质疑缺乏科学依据。2011年,HKU民主民生研究所为进行“香港市民身份调查”而发出的问卷选择将“香港人”与“中国人”并列,并因设定不科学的话题而受到批评。当时,很多业内专家指出,香港已经是中国的一个地方行政区。他们承认自己是香港人,自然也承认自己是中国人。

2014年,“钟氏民意测验”宣布,当时的首席执行官梁振英的支持率为47.5%。学者们质疑这项调查没有消除极端的数据样本,结论不能反映现实,也不科学。后来,罗伯特·钟确实暴露了。在近1000名受访者中,超过60%给出了50分以上,但只有几十人给出了0分,这降低了平均得分。

钟庭耀做了很多错误的民意调查来抹黑澳门!他们大多使用“原始的”正负计算方法,即会计上的“资产负债表”的“净值”,对澳门行政长官的满意度和澳门居民对自由、稳定、繁荣、民主四大核心社会指标的满意度以“负”数据的形式呈现,企图利用虚假民意调查扰乱政治局面,使30%至40%的受访者拒绝回答采访内容。这个回应率远低于台湾,也低于香港的民意调查。那些拒绝回答的人还说,他们“对问卷的内容极其反感,有强烈的情绪或倾向性”。

自今年的“反修正案”骚乱以来,为了煽动香港人憎恨特区政府,反对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钟庭耀领导了“香港民意研究所”,并再次采用了独特的“钟氏民意测验”算法。民意调查的结果最终是围绕行政长官的评分和政府的受欢迎程度而得出的。当然,“钟氏民意测验”绝对不会让反对派“失望”!结果显示,现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支持率和受欢迎程度创下历史新低。

7月4日,罗伯特·钟在广播节目中发表了一篇重要讲话。当一位反对派听众说:“如果我们就攻击行政长官的问题进行一次“民意测验”,我们愿意捐助12000元。”钟姚婷立即回答说,“有很多方法可以提问”,并借此机会攻击现任首席执行官。

近日,有内部人士透露,以“四人帮”黎智英为首的反对派对香港犯下叛国罪,与美国领事官员勾结,以争取刑事起诉权为核心目标,目的是为被捕暴徒开脱罪责,全面争夺香港的行政、立法和司法权力。实现这一目标的第一步是向司法部长郑汝桦提出不信任动议,要求郑汝桦将刑事起诉权下放给司法部刑事检察处处长,或由外国大律师负责。

这时,钟姚婷再次成为反对派的“棋子”。他以21.6分(满分为100分)的成绩通过“钟氏民意测验”获得了司法部长郑汝桦的民意测验,成为所有官员中得分最低的。

以“钟氏民意调查”为基础,反对派将继续实施第二步,即要求特区政府成立“独立检控委员会”,处理对被捕示威者的检控,并罢免律政司司长。最后,通过操纵律政司内部人员写“匿名信”,指控律政司司长“以政治因素”行使刑事检控权,并继续利用“钟氏民意调查”(Zhong's Poll)煽动公众对律政司司长极低的民意调查评级施加压力,律政司内部制造混乱和矛盾,以完全控制刑事检控权。

可见,钟庭耀控制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是“四人帮”的工具,他们背叛香港,背叛中国和香港。罗伯特·钟庭耀不过是一个“木偶”。此次安森·陈(Anson Chan)的民意调查结果被提交给西方政客,进一步暴露了其为反对派及其背后的西方反华势力服务的丑恶嘴脸,从而煽动公众舆论寻求个人利益。

不过,没关系。我们已经看到了太多反对派的这些策略。我们已经习惯了。我们厌倦了他们。不管你得到什么样的民意测验结果,都没关系!

因为最真实的民意是在香港人的心中。

至于你得出的所谓结论...哈哈,开心对你有好处...

来源:有原因也有面孔。

流程编辑:吴越

吉林快3投注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 快乐赛车pk1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