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暮紫资讯>> 教育 >> 在以色列遇见爱因斯坦

在以色列遇见爱因斯坦

记者|东子琪

编辑|黄阅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建在斯科普里山上。望着最高的斜坡,你可以同时看到耶路撒冷老城和犹大沙漠。在希伯来大学的校园里,爱因斯坦骑自行车的有趣形象随处可见。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是希伯来大学的创始人之一。1923年,爱因斯坦在这里发表了相对论演讲,这也是该大学的第一次科学演讲(从技术上讲,它还没有建成)。

“天才相对论——爱因斯坦的想象世界”展览于8月初在上海世博会博物馆开幕。共有133份与爱因斯坦有关的文件展出,其中大部分是来自以色列希伯来大学爱因斯坦档案馆的原件,如“相对论”手稿、爱因斯坦手写的E = MC公式和诺贝尔奖(1922)。“通过在中国上海的展览,我们想展示爱因斯坦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他的学术研究、爱情生活、社会活动以及一些关于爱因斯坦的事实和神话。上海的展览展示了爱因斯坦在中国的照片。可能会有更多的照片,但这是我们仅有的一张。”导演罗尼·格罗兹介绍了上海爱因斯坦展与爱因斯坦档案馆的关系。

炎热的八月底,界面文化(ID: Booksandfun)被以色列国家旅游局邀请到希伯来大学爱因斯坦档案馆(Einstein Archives of希伯来大学),并前往以色列与爱因斯坦有关的地方,了解这位科学家与他的国家、他的时代和他的世界的关系。

希伯来大学爱因斯坦档案馆是世界上最大的爱因斯坦收藏馆,目前收藏了83,000件爱因斯坦的物品,包括手稿、信件、证书和奖章。罗尼·格罗兹说:“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有这样一个档案馆,因为爱因斯坦希望他的物品在这里被收集,尽管爱因斯坦从未在这里住过。”。1950年,爱因斯坦在他的最后一个愿望中说,他将把他所有作品的版权授予希伯来大学。因此,他所有出版和未出版的作品都属于这所大学。

在这次旅行中,我们能够进入爱因斯坦档案馆的办公室,但是我们并没有真正进入爱因斯坦档案馆。罗尼·格罗兹说档案的确切位置是秘密的,“因为它是秘密的,所以非常安全。”他是档案馆的第二任馆长,自2004年以来一直在这里工作。

爱因斯坦在1916年发表了《广义相对论》,再次挑战牛顿的物理世界观,提出了“重力不是力,宇宙没有固定结构”的论点。在爱因斯坦的宇宙中,重力是空间和时间平面弯曲的产物,其中的空间和时间被组合成一个整体,称为“空间和时间”。自1925年4月1日成立以来,希伯来大学一直保存着广义相对论手稿,这是爱因斯坦档案馆最珍贵的资产之一。虽然公众看不到原始文件,但在线档案对公众开放。参观者可以发现爱因斯坦的档案根据文件分为科学资料,包括科学手稿和笔记、科学通信和非科学资料。非科学材料包括一般手稿和信件,以及他的生活经历,包括旅行日记、个人档案和其他个人文件——个人档案包含爱因斯坦创作的押韵诗。

在档案馆办公室,罗尼·格罗兹介绍了档案馆是如何收集数据并与收藏家“讨价还价”的。尽管爱因斯坦指定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为他的天体的“继承者”,但他们在收集爱因斯坦的天体时仍然遇到许多困难。例如,当收集爱因斯坦的信件时,只有其他人把它们寄给爱因斯坦,但很少有爱因斯坦自己写的。如何交换它们是一个问题。“我们拥有爱因斯坦内容的版权,其他人自己拥有信件,所以我们需要互相帮助。”长期以来,他们就这样建立了爱因斯坦的通信链。

“这些藏人有时愿意与我们分享,有时会捐赠给我们以外的其他组织。私人收藏家很好。最大的问题是一些专业收藏家不愿意分享。”他有些遗憾地说,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爱因斯坦遗物的拍卖价格持续上涨,私人收藏家发现了商机,不愿意免费捐赠展品。由于获得爱因斯坦遗物的档案预算有限——每年只有几千美元,他们的解决方案是在拍卖中保存展品的截图,这在拍卖进行时非常方便,一旦拍卖结束,这些物品将不再可见。“因为我们是这些内容的合法继承者,我们确实可以这样做。我们不需要拥有这些物品,我们只需要看到它们。”

罗尼·格罗兹认为,许多收藏家将爱因斯坦的藏品归自己所有、保密并等待价格上涨的想法是有问题的。“把爱因斯坦的物品藏起来,希望它们在50到60年后变得有价值,这是错误的,因为他明白价格不是由时间决定的,而是由拍卖行能吸引多少买家决定的。”当然,爱因斯坦档案馆并不是存放爱因斯坦生活物品的唯一地方。在以色列国家博物馆,工作人员还向我们展示了爱因斯坦相对论的一些手稿。手稿上不同深浅的墨水显示了爱因斯坦的思维过程。

罗尼·格罗兹说:“日本、香港和新加坡也是爱因斯坦亚洲之旅的重要地点,所以以后在日本、香港和新加坡也会举办类似上海的展览。”。虽然爱因斯坦在中国只有一张照片,但“特定物体可能会有轻微的调整,因为其他国家可能对中国物体不太感兴趣”。

1922年11月17日至12月19日,爱因斯坦应《转型》杂志的邀请访问了日本。他对日本有一些有趣的观察。爱因斯坦发现,与欧洲和美国相比,日本人获得的独立空间更少,但他们的家庭联系更紧密,日本人的感情也更少暴露。这也使许多精神不和谐的人能够在同一个屋檐下和睦相处,没有冲突和纠纷。更重要的是,他认为日本抑制个人感情的教育不会带来本质上的固有贫困。“这种人特别细致的感情和比欧洲人更强烈的同情心,无疑促进了这一传统的发展。”他称赞日本艺术总是与自然联系在一起,一切都“精致、轻松、愉快”。这次日本之旅很重要。爱因斯坦在京都大学发表了一篇关于“我如何创造相对论”的演讲,概述了发现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的过程。

与日本之旅相比,中国更接近短暂停留。爱因斯坦刚刚匆匆路过上海。上海展览会上以前的展品显示,1922年,爱因斯坦访问日本的同一年,北京大学的蔡元培校长写信邀请爱因斯坦在中国发表演讲。不幸的是,访问没有进行。

除了爱因斯坦的科学手稿,这些手稿在科学史上有很大的价值,档案馆还收集了爱因斯坦的著名文章“我的世界观”(其中一篇是原始手稿,编号为[20-029),另外两篇是复印件)。这篇文章后来成为爱因斯坦最常引用的文章之一。

在文章中,爱因斯坦阐述了他的人生目标和原则:一方面,他从不把安逸和享受视为最终目标。他甚至称安逸和快乐的伦理原则为“猪群的理想”没有志同道合的友谊,没有专注于探索客观世界,这个在艺术和科学研究领域永远达不到的世界,生活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另一方面,他也意识到在哲学意义上,人类根本没有自由,“每个人的行为不仅受到外部压力的限制,还受到内部需求的限制。“爱因斯坦认为,理解自己的局限性可以减轻一个人的责任感,防止一个人对自己和他人过于苛刻。

爱因斯坦的档案中还收录了爱因斯坦的手稿,如《生命的意义》(On the Mensity of Life)和《一个人的真实价值》(A Pean ' s Real Value),其中他还阐述了自己对生命的意义和个人价值等重大问题的想法。“一个人的真正价值”只有一行:“一个人的真正价值首先取决于他实现自我解放的程度和意义。”在《社会与个人》中,爱因斯坦表达了他对时代弊病的深刻反思:经济和技术的发展极大地加剧了人类的生存斗争,严重损害了个人的自由发展。然而,人们需要认识到个人的重要性,而不仅仅是把物质和精神上的成就归功于社区的创造。今天的欧洲共同体无疑更大了,但是杰出人物的比例已经下降,而且该组织已经取代了杰出人物以前的地位——这在科学领域尤其明显。爱因斯坦因此呼吁:“只有一个人能够思考,从而为社会创造新的价值,甚至为社会建立新的道德标准。”

爱因斯坦对社会和个人的思考不仅停留在科学领域,还涉及公共事务。那时,公民逐渐失去了精神上的独立和正义感,这使他非常担忧。爱因斯坦写道,“两周内,任何国家失去判断力的公民都会被报纸煽动到公众愤怒的状态。为了某些利益集团的卑鄙目的,人们随时准备作为士兵杀人。”不幸的是,这些手稿的原始来源变得模糊不清。

爱因斯坦于1923年在希伯来大学发表了他的第一次科学演讲。早些时候,他去美国为希伯来大学筹集资金。犹太复国主义组织教育部执行秘书贝格曼代表希伯来大学恳求爱因斯坦为一本介绍该大学的手册写一份声明。爱因斯坦回答说:“想到犹太大学的梦想正在接近,我很兴奋。考虑到犹太人对学术事务的广泛兴趣以及东欧犹太人在开展学术活动时面临的巨大障碍,建立犹太大学是必要的,即使巴勒斯坦的发展不需要学术中心。”

从1919年底到1920年初,爱因斯坦致力于犹太复国主义运动。1921年初,为了复兴犹太复国主义事业,爱因斯坦第一次来到美国,帮助犹太复国主义组织为希伯来大学寻求美国犹太人的物质和精神支持。他说,“在我的一生中,没有任何其他公共事件比在耶路撒冷建立一所希伯来大学更令我高兴了。......现在是我们为自己的精神生活寻找家园的时候了。......在这个时代严酷的政治现实和我们周围物质主义的氛围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人类理想崇高思想的光芒。”

爱因斯坦除了呼吁为希伯来大学的建立提供学术和理想的依据外,还多次表达了他对高等教育的看法。在纪念美国高等教育300周年的会议上,爱因斯坦说学校不仅仅是传递知识的工具。学校旨在培养年轻人对社会繁荣有价值的素质和能力,但这并不意味着剥夺个人的独特性。“因为一个由没有个人独特性和个人目标的个人组成的社会将是一个没有发展可能性的贫穷社会,”最糟糕的教育方式是“以恐惧、胁迫和权威的方式进行教育。”

此外,学校不应该灌输大众意义上的成功。爱因斯坦对生存和竞争的斗争有深刻的思考。他认为人类生存中的竞争就像蚁丘中一只蚂蚁的战争一样毫无意义。竞争中的成功意味着他从他的伙伴那里获得的远远超过他的收入。1949年,在一篇题为“为什么是社会主义”的文章中,他写道,夸大的竞争意识也渗透到学生群体中。整个教育系统崇尚“掠夺性成功”,这是为未来职业成功做准备。

爱因斯坦称,犹太人在数百年的艰难困苦中保存了对于知识的尊重,他将“各种形式的理智追求及精神努力的崇尚”称为犹太传统的典型特征。在位于以色列第二大城市特拉维夫的犹太博物馆(museum of the jewish people),教育部负责人从犹太经典的演变角度出发,向我们解释了这种对“精神努力的崇尚”,其中令人好奇的是“chuztpa”一词——chuztpa是意第绪语词汇,没有意义准确对应的中文词汇,英文释义为audacity/imprudence(胆大的、鲁莽的),代表着对于现实权威和既定经典的挑战。他说,chuztpa正是催生当代创新的可能,“犹太法典mishina对于《圣经》中法律的解读不仅是在揭示法律的规则,也保留了对这些法律和规则的异议,这代表了对疑问和反对意见的容许。”在以色列的佩雷斯和平中心(peres center for peace

福建快3 河北快3投注 安徽快3投注 买彩票 重庆快乐十分


相关文章